Chaconne

《梦之浮桥》的作者形容海菲兹的恰空为“冰山底下藏着的岩浆”,令我想起三年前窝在宿舍写那篇交响论文时对西贝柳斯的评论:冰冷彻骨的雪山之下重重包裹着的火山熔岩。

似乎是一样的,仔细一想还是略有些不同。冰山总让人想起极地,想起北海,湛蓝的北极海洋里漂浮着的巨大冰块,底下是深沉的海和好吃的北极虾(?)。雪山则更偏陆地一些,沉重,臃肿,压得人心头沉沉地缓不过气来。

不变的还是我的音乐口味,越冷静越疯狂,越严峻越浪漫,越冰冷越炽热。

©Chaconne | Powered by LOFTER